皇帝到农家避暑,全家女性想睡就睡,老农说这样就对了!

时间:  来源:2swz.com    


皇帝到农家避暑,全家女性想睡就睡,老农说这样就对了!由二手干洗原创,干洗加盟请关注康洁洗涤设备公司,提供洗涤设备销售,干洗技术培训,水洗技术培训,精工织补技术培训

    二手干洗机厂家,康洁洗涤设备公司是以生产、销售干洗机、水洗机、烘干机以及干洗加盟、水洗加盟、毛巾清洗消毒加盟为一体的多元化企业。康洁洗涤设备公司为迅速推广健康干洗强势推出:工业洗衣机、洗涤机械、洗衣房设备、洗脱两用机、洗脱机、烘干机、干衣机、烫平机、平烫机、熨平机、干洗、干洗机、干洗设备干洗店、干洗连锁、干洗加盟、干洗店加盟、干洗店连锁、洗衣、洗衣店、洗衣连锁、洗衣加盟、洗衣店连锁、洗衣店加盟、水洗机、水洗设备、工业水洗机、大型洗衣机、脱水机、甩干机、衣物输送线、熨烫台、人像机、蒸气发生器、衣物包装机、去渍台、去渍机、夹烫机、整烫设备及后处理设备等。
干洗机

皇帝到农家避暑,全家女性想睡就睡,老农说这样就对了!

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统治,皇帝是天下间最尊贵的存在,皇帝后宫佳丽三千,虽然说有些夸张,可是皇帝的女人可以说是天下间最多的。

酒是穿肠毒药,

色是刮骨钢刀,

财是下山猛虎,

气是惹祸根苗。

酒、色、财、气,男人四大关。

皇帝到农家避暑,全家女性想睡就睡,老农说这样就对了!

四关之中,最难过的就是“色”关了,正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。

齐宣王对孟子说:“寡人有疾,,寡人好色。”好色本是男人身上或许不可以原谅但是可以理解的通病,但是有人在色面前的疯狂,却是人神共愤。

皇帝到农家避暑,全家女性想睡就睡,老农说这样就对了!

乱世动荡,社会失控,一些人内心平时压制的兽性也就肆无忌惮地爆发了。

李渊、李世民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唐朝,最终还是被无赖出身的朱温篡夺了。中国从此开始进入乱世五代十国时期。

皇帝到农家避暑,全家女性想睡就睡,老农说这样就对了!

有人说,五代十国的君主没有一个好人。这句话虽然偏激,却也反映了一个侧面的事实。

看看这些所谓皇帝在色面前的表现,就知道这个时期的君主荒唐到何等地步了。

自称大燕皇帝的刘守光,把父亲关押起来,烝了所有庶母。

而五代十国的始作俑者朱温,更为“出色”,让儿媳妇轮流侍寝,然后根据儿媳妇在床上的表现,决定哪个儿子是承嗣人。朱温还有一件耸人听闻的桃色新闻,就是去一个大臣家做客,住了十几天,把这人家里所有的女性,全都奸淫了。

皇帝到农家避暑,全家女性想睡就睡,老农说这样就对了!

这个倒霉的大臣叫张全义。

说起来,张全义曾经和朱温平起平坐。他们都曾是唐朝起义军领袖黄巢手下,后来又都投降唐朝。

李渊、李世民开创的唐朝,有为功臣赐名的习惯。朱温赐名朱全忠,张全义原名居言,“全义”是朝廷赐名。

更加无赖的朱温,很快占有一方土地,而张全义仍然是他人部将。

后来,张全义被人攻击,遭到围困,命悬一线。关键时刻,朱温派军救了他。从此,张全义开始效忠朱温。

可是,朱温一直对张全义怀有戒备之心,时刻提防着他,一旦发现他有不轨之举,就要将其消灭。

聪明而务实的张全义,在朱温面前小心翼翼地夹起尾巴做人,想尽办法示忠。

张全义是农民出身,他发达后仍然亲自耕作,鼓励当地发展农桑,治下洛阳很快变得富足。朱温在洛阳重建宫殿,所有物资全是是张全义提供。

皇帝到农家避暑,全家女性想睡就睡,老农说这样就对了!

后来,朱温与劲敌后晋交战,也是张全义为他招兵买马,打造兵器。

可以说,朱温能够崛起强大,最后坐上皇帝宝座,与张全义的倾力贡献是分不开的。

可是,朱温猜忌心重,总是担心张全义反叛,所以一直想找机会试探他,甚至想激怒他,看看张全义的底线在哪里。

朱温想起了一个只有色鬼才能想起来的试探办法。

夏天到了,朱温就以避暑为由,住到了张全义家里。

皇帝到了,张家无不感到荣幸。

张家想不到,朱温马上让空前绝后地“荣幸”。

朱温被张全义伺候得酒足饭饱之后,挥挥手让他离开,然后招招手把张全义的爱妾叫过来:朕要临幸你!

当天,朱温开始对张全义的妻妾下手,最后连张全义的正妻储氏也没能幸免。

接下来是张全义的儿媳妇们。

再接下来是张全义的女儿们。

张家其他女眷,无一幸免。

一连十几天,六十岁的朱温为张家所有女性遍施雨露。

皇帝到农家避暑,全家女性想睡就睡,老农说这样就对了!

这十几天,朱温当然很爽,但是奇怪的是张家女人无一反抗,因为张全义对此全力支持。

张全义的儿子张继祚年轻气盛,受不了这等王八气,趁着夜色,提起一把刀,跑进朱温下榻的园子里,要去杀了朱温。

张全义急忙拉住儿子:“陛下这样做就对了。先前幸亏陛下相救,我才能保全性命。此恩此德,如何忘怀!你要杀陛下,那就先杀了我吧!”

这件事很快传到朱温那里去了。

朱温召集群臣,传见张全义。张全义知道是继祚事发,吓得六神无主。

储氏作为当家女主人,忍无可忍。

她闯到朱温面前,对着昨晚刚刚和自己云雨过的朱温,厉声数落:“俺家老张就是一个种田的老农,守着河南种地三十年,开荒掘土,敛财聚富,帮助陛下创业,而今年老体衰,还能有什么作为!”

最想说的一句话她没说出来:他家的女人你想睡谁就睡谁,你想怎么睡就怎么睡,你还要怎么着啊!

朱温一想,也是这么一个理,一个连全家女人都被人睡了,也不敢吭一声的窝囊废,哪里还有反叛的心啊!

从此,朱温把张全义从黑名单里划出去了。

朱温这种人虽然也是皇帝,但是根本没有李渊和李世民的帝王气质,骨子里是轻贱浮浅的泼皮无赖,所以第二年他就被儿子杀死了。

这种昏庸的皇帝,在他的统治下,受苦受难的始终都是老百姓,轻贱浮浅到这种程度,焉能不亡国。

相关信息:二手干洗热点资讯专栏,出售新款干洗机隆重上市,二手高价回收干洗机,二手地区需要了解最新干洗机价格,请与二手干洗网康洁洗涤设备公司联系


13983000191    立即咨询